中文 | English
  • 首页
  • 关于中欧
  • 外资注册
  • 内资注册
  • 财税代理
  • 商标注册
  • 中欧报价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> 中欧文苑 中欧文苑

    夜莺颂——济慈


    夜莺颂  

    我的心在痛,困顿和麻木  
    刺进了感官,有如饮过毒鸩,  
    又象是刚刚把鸦片吞服,  
    于是向着列斯忘川下沉:  
    并不是我嫉妒你的好运,  
    而是你的快乐使我太欢欣——  
    因为在林间嘹亮的天地里,  
    你呵,轻翅的仙灵,  
    你躲进山毛榉的葱绿和荫影,  
    放开歌喉,歌唱着夏季。  
    哎,要是有一口酒!那冷藏  
    在地下多年的清醇饮料,  
    一尝就令人想起绿色之邦,  
    想起花神,恋歌,阳光和舞蹈!  
    要是有一杯南国的温暖  
    充满了鲜红的灵感之泉,  
    杯沿明灭着珍珠的泡沫,  
    给嘴唇染上紫斑;  
    哦,我要一饮而离开尘寰,  
    和你同去幽暗的林中隐没:  
    远远地、远远隐没,让我忘掉  
    你在树叶间从不知道的一切,  
    忘记这疲劳、热病、和焦躁,  
    这使人对坐而悲叹的世界;  
    在这里,青春苍白、消瘦、死亡,  
    而“瘫痪”有几根白发在摇摆;  
    在这里,稍一思索就充满了  
    忧伤和灰色的绝望,  
    而“美”保持不住明眸的光彩,  
    新生的爱情活不到明天就枯凋。  
    去吧!去吧!我要朝你飞去,  
    不用和酒神坐文豹的车驾,  
    我要展开诗歌的无形羽翼,  
    尽管这头脑已经困顿、疲乏;  
    去了!呵,我已经和你同往!  
    夜这般温柔,月后正登上宝座,  
    周围是侍卫她的一群星星;  
    但这儿却不甚明亮,  
    除了有一线天光,被微风带过,  
    葱绿的幽暗,和苔藓的曲径。  
    我看不出是哪种花草在脚旁,  
    什么清香的花挂在树枝上;  
    在温馨的幽暗里,我只能猜想  
    这个时令该把哪种芬芳  
    赋予这果树,林莽,和草丛,  
    这白枳花,和田野的玫瑰,  
    这绿叶堆中易谢的紫罗兰,  
    还有五月中旬的娇宠,  
    这缀满了露酒的麝香蔷薇,  
    它成了夏夜蚊蚋的嗡萦的港湾。  
    我在黑暗里倾听:呵,多少次  
    我几乎爱上了静谧的死亡,  
    我在诗思里用尽了好的言辞,  
    求他把我的一息散入空茫;  
    而现在,哦,死更是多么富丽:  
    在午夜里溘然魂离人间,  
    当你正倾泻着你的心怀  
    发出这般的狂喜!  
    你仍将歌唱,但我却不再听见——  
    你的葬歌只能唱给泥草一块。  
    永生的鸟呵,你不会死去!  
    饥饿的世代无法将你蹂躏;  
    今夜,我偶然听到的歌曲  
    曾使古代的帝王和村夫喜悦;  
    或许这同样的歌也曾激荡  
    露丝忧郁的心,使她不禁落泪,  
    站在异邦的谷田里想着家;  
    就是这声音常常  
    在失掉了的仙域里引动窗扉:  
    一个美女望着大海险恶的浪花。  
    呵,失掉了!这句话好比一声钟  
    使我猛醒到我站脚的地方!  
    别了!幻想,这骗人的妖童,  
    不能老耍弄它盛传的伎俩。  
    别了!别了!你怨诉的歌声  
    流过草坪,越过幽静的溪水,  
    溜上山坡;而此时,它正深深  
    埋在附近的溪谷中:  
    噫,这是个幻觉,还是梦寐?  
    那歌声去了:——我是睡?是醒?[2]  
    另一版本译  
    我的心在痛,困顿和麻木  
    刺进了感官,有如饮过毒鸠,  
    又像是刚把鸦片吞服,  
    向着列斯忘川下沉:  
    并不是我嫉妒你的好运,  
    而是你的快乐使我太欢欣——  
    而你是林间轻翅的仙灵,  
    悠扬乐音  
    充盈山毛榉的绿荫,  
    放开歌喉,歌唱着夏季。  
    哎,要是有一口酒!那冷藏  
    在地下多年的清醇饮料,  
    一尝就令人想起绿色之邦,  
    想起花神,恋歌,阳光和舞蹈!  
    要是有一杯南国的温暖  
    充满了鲜红的灵感之泉,  
    杯沿明灭着珍珠的泡沫,  
    给嘴唇染上紫斑;  
    我要一饮而离开尘寰,  
    和你同去幽暗的林中隐没:  
    远远地、远远隐没,让我忘掉  
    你在树叶间从不知道的一切,  
    忘记这疲劳、热病、和焦躁,  
    这使人对坐而悲叹的世界;  
    动弹不得只有几丝银发颤动  
    在这里,青春苍白、消瘦、死亡,  
    在这里,稍一思索就充满了  
    忧伤和灰色的绝望,  
    美丽留不住明眸的光彩,  
    新生的爱情活不到明天就枯凋。  
    去吧!去吧!我要朝你飞去,  
    不与酒神和他的同伴同行,  
    我要展开诗歌无形的羽翼,  
    尽管这头脑已经困顿、疲乏;  
    我已和你同往!夜这般温柔  
    月后正登上宝座,  
    她的星星侍女簇拥在旁;  
    但这儿却不甚明亮,  
    除了有一线天光,被微风带过,  
    葱绿的幽暗,和苔藓的曲径。  
    我看不出是哪种花草在脚旁,  
    什么清香的花挂在树枝上;  
    在温馨的幽暗里,我只能猜想  
    这个时令该把哪种芬芳  
    赋予这果树,林莽,和草丛,  
    这白枳花和田野的玫瑰,  
    这绿叶堆中易谢的紫罗兰,  
    还有五月中旬的娇宠,  
    这缀满了露酒的麝香蔷薇,  
    它成了夏夜蚊蚋的嗡萦的港湾。  
    我在黑暗里倾听 多少次  
    我几乎爱上了静谧的死亡,  
    我用深思的诗韵唤他的名字,  
    求他把我的一息散入空茫;  
    而现在,死更是多么富丽:  
    在午夜里溘然魂离人间,  
    当你正倾泻着你的心怀  
    发出这般的狂喜!  
    你仍将歌唱,但我却不再听见——  
    你的葬歌只能唱给一抹坟土。  
    永生的鸟啊,你不会死去!  
    饥饿的世代无法将你蹂躏;  
    今夜,我偶然听到的歌曲  
    古代的帝王和村夫也曾听过;  
    或许这同样的歌也曾激荡  
    露丝忧郁的心,使她不禁落泪,  
    站在异邦的谷田里患上乡愁;  
    就是这声音常常  
    在失掉了的仙域里引动窗扉:  
    在激荡的浪尖上绽放  
    失掉了!这句话好比一声钟  
    把我从你处拉回 这萧然自我!  
    别了!幻想 这骗人的妖童,  
    不能老耍弄它盛传的伎俩。  
    别了!别了!你怨诉的歌声  
    流过草坪,越过幽静的溪水,  
    溜上山坡;而此时,它正深深  
    埋在附近的溪谷中:  
    是幻觉,还是梦寐? 


    相关传说  

    相传,夜莺会死在月圆的晚上。在午夜零点时,夜莺会飞上最高的玫瑰枝,将玫瑰刺深深地刺进自己的胸膛,然后发出高亢的声音,大声歌唱,直到心中的血流尽,将花枝上的玫瑰染红。诗的题目虽然是“夜莺颂”,但是,诗中基本上没有直接描写夜莺的词,诗人主要是想借助夜莺这个美丽的形象来抒发自己的感情。  

    诗人的心声  

    诗人的心是困顿和麻木的,又在那样的浊世。这时候诗人听到了夜莺的嘹亮歌唱,如同令人振奋的神灵的呼声。诗人的心被这样的歌声感染着,诗人的心同样也为现实的污浊沉重打击着。诗人向往那森林繁茂,树阴斑驳、夜莺欢唱的世界。他渴望饮下美妙的醇香美酒,愿意在这样的世界里隐没,愿意舍弃自己困顿、疲乏和痛苦的身体,诗人更愿意离开这污浊的社会。这是一个麻木的现实,人们没有思想,因为任何的思索都会带来灰色的记忆和忧伤的眼神。诗人听着夜莺曼妙的歌声,不再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存在,早已魂离人间。

    上一篇:无怨的青春——席慕容    下一篇:沟通与忍让的智慧
    联系我们
    联系地址:广州天河区天河南二路30号花园大厦西塔606
    电话:18688899556 李小姐
    电话:13826062168 李小姐
    网站首页 | 关于中欧 | 外资注册 | 内资注册 | 财税代理 | 商标注册 | 中欧报价 | 联系我们
    版权所有:广州中欧投资顾问有限公司 
    地址:广州天河区天河南二路30号花园大厦西塔606、广州天河区马场路珠光新城国际中心A座707、广州市黄埔区峻弦街12号821-822(合景天峻F1座)
      联系电话:020-87539113   传真:020-87539113  邮箱:1969310693@126.com  技术支持:蓝美科技